视线

时间:2020-2-8 22:04:13作者:匿名来源:皇家国际

  昨天的凌晨二点,我们起来了,二点半,我们到了华宝,复了山。 赶回唐镇的时候,是凌晨四点多。他们去过早,我回家休息到七点,您一定晓得,我是疲惫的,我听老人们说,在烧五七以前,我们做的什么,您都晓得,我但愿,也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。

   在您离开我们的四天里,我休息了一晚,有三个晚上,我是守护着您的。我没有一丝睡意,我只是想陪着您,以此来弥补我对您的欠!周一的早上,我明白,我是要上班了。我从三中,步行去学校,在路边,我想过早,进去的时候,我付了11元,这时候,有个女人,踩了我的脚,我没做声,她也没反应。这对我所谓,何必去介意呢?我压根都没心思想这些。

   妈,这几天,我分不清楚我是哪个,我自己感觉我精神恍惚着,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事,说什么话,我只是想找个安静地角落,静静地想着您!

   下午,我给哥哥发了信息——“妈火化了,是我最揪心的事,我一直开心不起来,本来,是可以找关系的。妈也对我说过,她不想火化。妈会怪我吗?”妈,哥哥是这样回复我的——“别在意!妈是不会怪你的!”我便没再给哥哥发信息了,我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发着呆。在送您去火化的时候,他们把您从棺材抬出来的时候,我和姐姐泪如雨下!姐姐冲起来,去看了您!马上有人制止了她!我拼命地呼唤着您——“妈!妈!儿子对不起你!儿子对不起您! 您别怪我!”他们扶我起来的时候,我仰望着这火葬场高而令人诅咒的烟囱——冒起阵阵的烟,飘向这蓝天与白云之间!我不愿低头!我久久地仰望!

   妈,昨天晚上,我和您的儿媳妇去一中接您的孙女,在车上,我对她说——“真可怜!你与我,都没了妈!”这话说出来的时候,您知道吗?我多想哭,而您的儿媳妇,真的哭了!在岳母去世的时候,我在你的床前,告诉了您这个消息,你对我说:“兰冰姥姥好可怜!”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爱的手帕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Copyright @ 2016 - 2019 皇家国际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