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信念

时间:2020-2-12 9:53:21作者:匿名来源:皇家国际

二零零六年的十月,在从滨州医学院确诊回家的车上,当我踌躇难受而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,对面的父亲轻轻地说:“做吧,我都知道了……”紧盯着父亲的我发现,父亲说话时两眼盈满了泪水,边说边缓缓、缓缓地扭过头,朝向车窗外……好久……才回过头来,“不要跟你娘说,她会受不了的,只要说第一次没做好就行了……我就是担心你娘……也是为了你……什么都不要说了,你爹我能想得开……”

  我知道爹是能看得开的人,从小我就相信。可是呀我就是想不开,能那么想得开么,粘上“癌”这个字!心憋闷得难受似乎有什么要呕出来似地,可是我不能哭,我是父亲的儿子,我的感觉告诉我面对父亲不能流泪,可是再怎么坚持,那眼泪就像从地底喷涌的热泉一样怎么也挡不住,我也扭过头去,背向了父亲,看……窗外……默默的秋雨无声的从我的脸上飘落,飘落……明媚的阳光被扬起的尘气遮住了,我的心随着车轮的碾压零落了,飘散了……

  二次手术后的父亲恢复得很好,虽然七天之内接连做了两次手术。二次手术后的第三天父亲就不在医院待了,执拗的走回家,开始要我陪着,也仅仅是陪着;后来就不跟我打招呼,独自在医院和家里之间来回。毕竟是因为工作,我也不能长久的陪侍着父亲,回到单位,每一次打电话,父亲都是很大声很响亮地说,我没事我忙着呢,匆匆的三言两语的就挂掉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父亲的游戏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Copyright @ 2016 - 2019 皇家国际 All rights reserved.